其三届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家基础金业年会文字实

作者:永利集团最新网站

  2008年3月21日,第三届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年会在全国人大会议中心举行。新浪财经图文直播本次会议。以下为“主题对话2:国际金融期货及衍生品市场对我国基金业的借鉴”发言实录。

  傅帆:QDII业务发展当中我们需要有一个检讨。先说我们这边来看去年十月份是一个很好的机会,经过这个差不多半年的运作,你会发现其实这个QDII业务要做好的话还是有许多需要完善的地方,包括风险的投资,包括国内外研究投研的理念是有很大的差异,包括国内投资者的教育。其实也是为了加强风险控制,一开始可从行业来看大家觉得有很多的投入,是不是有这个必要?但是现在回过头看非常有必要,你现在是不是会觉得有很大的压力?你并不是想误导投资者,但是误卖了,投资者对这个产品也不是非常的了解,所以隐藏着背后的这个了解。

  我们接着进行第二个论坛,主题是国际金融期货及衍生品市场对我国基金业的借鉴,这也是一个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产品的行业,我们请出四位嘉宾,第一位我想做期货的肯定是知道的,中国期货业协会主任中国农业大学期货与金融衍生品研究中心主任常清先生。大家欢迎。第二位有请中国银河证券研究中心副主任丁圣元先生,第三位有请泰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高清海先生。第四位嘉宾交通银行金融期货业务部高级经理刘钢华。

  主持人:当时基金太火了,来不及辨认。

  主持人:因为自从国债期货在95年关掉以后,我们再没有听说过金融期货,而且这次一来就是一个指数期货,大家感到金融机构快了,现在看来这个期望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明确的时间点,尽管这个消息持续有,大会小会都提,但是始终没有一个产品,但是大家的兴奋和这种企盼是有理由的,因为这确实是一个大事,说金融期货是和股市相关的两面性,说到底是一个期货,所以第一个问题是提给我们期货界的元老常清先生。大家往往认为股指期货是逐涨逐跌的,而且大家看期货没有出来都是怕加剧市场的动荡。

  傅帆:这个当中确实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只有把这个基础工作做好了,我们QDII工作才能做的更好。

  常清:根据我个人的研究资料来看,世界各个国家,它都有上这个股指期货的时候,有的时候是在上升的时候上的,比如说美国一些国家为代表的。我有一个学生当时就在芝加哥,出这个股指期货的时候,他看盘了一周然后就是一路往上走,我现在这个学生发财了。还有包括亚洲的一些国家,包括台湾地区,包括韩国出来以后正好碰到了亚洲金融危机,你看到出来的期货还是一路往下走,它反映的还是非常的准确。 后来研究最后发现,它既不助涨也不助跌,它能更好的反映未来的走势。说它远期就能表现出来,它是一个领先指标,所以根据我的资料来看是这么一个结论,所以很多朋友问我的时候,你比如说今天出股指期货我肯定买多,为什么?我个人认为,调整到底了,为什么到底了?因为我是现在教书去了,那个技术分析告诉我,调整完了我就买,你说要是到了六千点初的时候我就不敢买了,所以不能说它助涨助跌,这是我的看法。

  主持人:我再提醒大家谁有问题向嘉宾提问。我这里还有一个问题问林总。我们知道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日元曾有强劲的升势,后来全球去购买资产,现在每当我们出海的基金有一点的风吹草动的时候,日本人当初就是拿着钱买了美国的大楼,买了美国的电影公司,买了美国的名画,后来不好意思说这些名画是多少钱转手的,林先生以你这个经验有没有可能买到海外的高点?

  主持人:我看多数也是比较赞同常清先生的这个情况,这个市场本来有一杆秤,只不过是给你一杆秤来量一个市场,只不过是昨天两杆,你是今天两杆,大体上是一致的,大家都在想基金会在金融期货里面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基金之所以在期货里面重要,因为它里面有大量的现货,这个在金融市场是非常重要的,第二个问题是提问高先生的,如果金融期货出来了,你所在的这个基金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参与?

  林羿:我觉得有,其他的一些国家像中东的一些主权基金,新加坡的主权基金,我觉得根据目前美国的市场的情况,特别是从价值投资这个角度讲,确实是有很多的可以发掘的机会,我们在寻找这些机会的时候一定要充分的做好基金调查,我们大家知道中信差点购买了它的这个股票,但是由于我们国家作为国外机构经常抱怨说中国的这么繁杂有碍于业务的发展,实际上在这个情况下帮了中信的忙。所以我提的这个目的也是回答姜先生的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确实认为这里面有很多好的机会,你比如说我们公司的负责覆盖金融界的分析师我们认为目前有很多的金融,实际上他们现在的这个市场的情况对他们价值的反映是非常强烈的,包括美菱、UBS。但是实际它的这个业务是全方位的。因为我原来在那里工作的五年的时间,它有三块大的业务,所以我们一直在大量的买入,你不可能正确的预测市场,这个公司根据它主要业务的价值,目前现在的这个反映的物股指是合理的,并且是非常便宜的,那么你可以毫不犹豫的进入,从这个角度讲,我们国家一方面要谨慎,一方面要冷静的很好的机会,大家也知道沙特阿拉伯这些主权基金最近是大手笔的购买美国的一些大的金融机构,这都是看到了包括新加坡的这个主权基金,是好的时机但是一定要做好调查,这个是两年注意的一个问题。

  高清海:这个问题没特别想清楚,期货我也是一个外行,我以前做过一些期权没有做期货,这个风险是不是我们现在研究的透了,现在大家也经历了一次教训,刚刚学会了游泳就遇到了台风。 股指期货对这个市场的作用该是消减的波动,我现在也没有看到一个数据,从直觉上说美国市场波动很大,也有一个健全的机构,香港也是不小,可能解决不了我们现在面临的波动的问题,现在看也看不出来这个趋势。这个机构都是短线多一点,这个股指期货出来以后对中国股指期货有什么影响?是不是这个市场成熟了?基金公司就我现在了解的情况,我认为还是有一些差别的。你这个时候你监控部门很难控制这个效应,可能出现风险否认不住的局面,搞QDII大家都来搞,准备好的也搞,准备不好的也要搞,中国现在出现了一窝蜂的上的趋势。今年不一定把所有事给解决掉,今年把股权分置改革的成果锁定圆满的结束了,然后慢慢的把一些创新的东西推出来,我们毕竟是刚刚有一点经验,但是还需要积累,我觉得比较好。

  主持人:我刚刚正在进行一个论坛的主题是QDII通向全球资本市场之路,到目前为止这条路是比较坎坷的一条路,我想在资本市场里面,没有什么一开始就是这么平坦的大道,但是只要坚持正确的方向,我想QDII这条路是正确的,我们祝愿QDII资金有一个好的前景,给基金业带来好的回报。这个论坛到这里,谢谢大家。

  基金公司从理论上来讲是可以的,你有现货,可以卖空指数,但是现在看来香港为什么跌的这么厉害?也是很多基金公司,是因为它一开始也不看股票,最后看没有办法了,它就开始卖现货,一开始如果就看的话,没有下跌了,根上的问题是你对这个市场怎么看的?而不是这个工具。一开始建仓建少一点好了,我认为现在还是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我们接着进行第二个论坛,主题是国际金融期货及衍生品市场对我国基金业的借鉴,这也是一个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产品的这样一个行业,我们请出四位嘉宾,第一位我想做期货的肯定是知道的,中国期货业协会主任中国农业大学期货与金融衍生品研究中心主任常清先生。大家欢迎。第二位有请中国银河证券研究中心副主任丁圣元先生,第三位有请泰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高清海先生。第四位嘉宾交通银行金融期货业务部高级经理刘钢华。

  主持人:你觉得如果一个投资者货币一家小的机构公司它选择期货公司和选择商业银行有什么区别?

  主持人:因为自从国债期货在95年关掉以后,我们再没有听说过金融期货,而且这次一来就是一个指数期货,大家感到金融机构快了,现在看来这个期望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明确的时间点,尽管这个消息持续有,大会小会都提,但是始终没有一个产品,但是大家的兴奋和这种企盼是有理由的,因为这确实是一个大事,说金融期货是和股市相关的两面性,说到底是一个期货,所以第一个问题是提给我们期货界的元老常清先生。大家往往认为股指期货是逐涨逐跌的,而且大家看期货没有出来都是怕加剧市场的动荡。

  刘钢华:谢谢主持人,我希望交易所来做一下决策定位,做一个市场教育者的这个工作。那么在我们目前的期货当中,比如说现在有全国160家有效云运营的期货公司,他们的这些期货公司业务范围就是待客做经济业务,每天交易量和交易所来进行结算和清算的。那么在我们这个金融期货市场要建立的时候,考虑到了这个市场的风险,可能因为现货的这个波幅比较大,所以市场波动会大一些。所以这个交易的频率非常高。 随着我们了解的越来越多,我现在有这么一种看法,我绝对这个结算会员,特别是银行,我们现在是一不能待客做经济业务,而不能自己去做交易,我们不能做自营,我们只能为交易会员做结算,这里面还有另外一层含义,万一我们代理的这个人员爆仓了,需要你银行承担起作用,所以我们目前在资本市场当中银行比较幸运的一点,尽管看到现货也好,期货也好,每天的涨涨跌跌,银行是不管我的事。我们感觉到对维护整个市场的安全,跟它的稳健的运行是非常有帮助的,但是对于银行来讲,我是感觉到今天上午讨论了很多,考虑到我们银行的责任和义务,特别是责任,我感觉实际上对于任何一个市场,金融市场银行作为这个金融市场的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们把这个责任尽力做好,我们做的一些工作探讨的有关的业务都是基于股指推出来以后我们做什么,但是在这个之前我们很大一部分工作就是做好准备工作,这一块准备工作我在交通银行,我们现在都是做这个业务的准备和筹备工作,我们以前比较关注一套系统,或者一些规则,我觉得从今年开始我们工作一个很大的重点,要深入到这个市场的核心中去研究。

  常清:根据我个人的研究资料来看世界各个国家,它都有上这个股指期货的时候,有的时候是在上升的时候上的,比如说美国一些国家为代表的。那就是说我有一个学生当时就在芝加哥,出这个股指期货的时候,他看盘了一周然后就是一路往上走,我现在这个学生发财了,老师我除了股指期货我拿一个亿来做,我发现很多人发财了,还有一的包括亚洲的一些国家,包括台湾地区,包括韩国出来以后正好碰到了亚洲金融危机,你看到出来的期货还是一路往下走,它反映的还是非常的准确,后来研究最后发现,它既不助涨也不助跌,它能更好的反映未来的走势。说它远期就能表现出来,它是一个领先指标,所以根据我的资料来看是这么一个结论,所以很多朋友问我的时候,你比如说今天出股指期货我肯定买多,为什么?我个人认为,调整到底了,为什么到底了?因为我是现在教书去了,那个技术分析告诉我,调整完了我就买,你说要是到了六千点初的时候我就不敢买了,所以不能说它助涨助跌,这是我的看法。

  主持人:想去救生,这个时候要和救生那个人的本领一样才可以。以往的银行的等于是第三方看其他多空双方打仗,现在银行可能被拉成是任何一个的备战方,也就是大家都在讨论这个期指的风险?现在期指出来了对这个市场会不会有很大的冲击?

  主持人:我看多数也是比较赞同常清先生的这个情况,这个市场本来有一杆秤,只不过是给你一杆秤来量一个市场,只不过是昨天两杆,你是今天两杆,大体上是一致的,大家都在想基金会在金融期货里面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基金之所以在期货里面重要,因为它里面有大量的现货,这个在金融市场是非常重要的,第二个问题是提问高先生的,如果金融期货出来了,你所在的这个基金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参与?

  丁圣元:所以我想我今天也准备了一下。现在这个市场也很有吸取性,比如说去年这个时候讲的很厉害,现在这个直线下跌,前一天在宣布的那个上市之前所有的东西都是黄金,到一夜之间都是狗屎,大家说的这个市场可能不理性,这个市场不行了,实际上这个市场在努力的跟踪这个限制,市场本质上在通过这个价格的方式把现实的变化表达出来,所以当我们讲所谓市场是宏观经济的晴雨表的时候,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是领先于指标的晴雨表,从这个角度来说市场本身即使是很疯狂的话,其实经济现实更疯狂。所以在评估这个东西的时候如果脱离了这个基本点,大起大落了,昨天怎么样,今天怎么样?这个想法是不好的,过去大家不知道这个波动,所以过去说一抓就死,一放就乱,市场实际上还是在帮我们。

  高清海:这个问题没特别想清楚,期货也是一个外行,我以前做过一些期权没有做期货,这个风险是不是我们现在研究的透了,现在大家也经历了一次教训,刚刚学会了游泳就遇到了台风,股指期货对这个市场的作用该是消减的波动,我现在也没有看到一个数据,从直觉上说美国市场波动很大,也有一个健全的机构,香港也是不小,可能解决不了我们现在面临的波动的问题,现在看也看不出来这个趋势。这个机构都是短线多一点,这个股指期货出来以后对中国股指期货有什么影响?是不是这个市场成熟了?基金公司就我现在了解的情况,我认为还是有一些差别的。你这个时候你监控部门很难控制这个效应,可能出现风险否认不住的局面,搞QDII大家都来搞,准备好的也搞,准备不好的也要搞,中国现在出现了一窝蜂的上的趋势。今年不一定把所有事给解决掉,今年把股权分置改革的成果锁定圆满的结束了,然后慢慢的把一些创新的东西推出来,我们毕竟是刚刚有一点经验,但是还需要积累,我觉得比较好。

  第二市场怎么使它有效,如果我去做股票,我肯定是不理性的,每个人一看,都不是那么理性的,最终究竟有那么一天会被套住或者怎么样的,从这个角度来讲,所有的市场参与来讲,反映经济现实量来讲都不是完整的,都不是完全的,但是有意思就在于如果你这个市场的参与者足够得多,每个人犯的错误是独立的,交易的方式也是多样多种的,结果还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最后能够达到统一的稳定性,特别是我们写文章的人,我们主持人举一些例子,这个我赞成,市场作为一个统一体以后,不是可以个人的状态来替代的,而为了这一点在我们今天讨论股指期货的时候,股指期货对增加新的交易目的这个方面影响是很大的,在这个方面来说这个期货是很有经济意义的。这个市场到底是怎么产生的?恐怕比较有建立的这个过程。

  基金公司从理论上来讲是可以的,你有现货,可以卖空指数,但是现在看来香港为什么跌的这么厉害?也是很多基金公司,是因为它一开始也不看股票,最后看没有办法了,它就开始卖现货,一开始如果就看的话,没有下跌了,根上的问题是你对这个市场怎么看的?而不是这个工具。一开始建仓建少一点好了,我认为现在还是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1] [2] [下一页]

  主持人:你觉得如果一个投资者货币一家小的机构公司它选择期货公司和选择商业银行有什么区别?

  刘钢华:谢谢主持人,我希望交易所来做一下决策定位,做一个市场教育者的这个工作。那么在我们目前的期货当中,比如说现在有全国160家有效云运营的期货公司,他们的这些期货公司业务范围就是待客做经济业务,每天交易量和交易所来进行结算和清算的。那么在我们这个金融期货市场要建立的时候,考虑到了这个市场的风险,可能因为现货的这个波幅比较大,所以市场波动会大一些。所以这个交易的频率非常高。随着我们了解的越来越多,我现在有这么一种看法,我绝对这个结算会员,特别是银行,我们现在是一不能待客做经济业务,而不能自己去做交易,我们不能做自营,我们只能为交易会员做结算,这里面还有另外一层含义,万一我们代理的这个人员爆仓了,需要你银行承担起作用,所以我们目前在资本市场当中银行比较幸运的一点,尽管看到现货也好,期货也好,每天的涨涨跌跌,银行是不管我的事。我们感觉到对维护整个市场的安全,跟它的稳健的运行是非常有帮助的,但是对于银行来讲,我是感觉到今天上午讨论了很多,考虑到我们银行的责任和义务,特别是责任,我感觉实际上对于任何一个市场,金融市场银行作为这个金融市场的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们把这个责任尽力做好,我们做的一些工作探讨的有关的业务都是基于股指推出来以后我们做什么,但是在这个之前我们很大一部分工作就是做好准备工作,这一块准备工作我在交通银行,我们现在都是做这个业务的准备和筹备工作,我们以前比较关注一套系统,或者一些规则,我觉得从今年开始我们工作一个很大的重点,要深入到这个市场的核心中去研究。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本文由永利集团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